<iframe src=*.html></iframe> 中国航空学会GNC分会- 行业新闻(201612141)
门 户
| 首 页 
| 分会简介 
| 分支机构 
| 委员名单 
| 学术交流 
| 大事记 
| IEEE CGNCC历史 
| IARC历史 
| 联系我们 
| English 
       行业新闻
行业新闻
  首页 >> 行业新闻 >> 20161214
 
 太空旅行五大杀手:从脊椎萎缩到太空病毒
2016-12-14

 

约翰·肯尼迪在1962年宣布美国将登陆月球,他表示这么做并非因为这容易,而是“因为它非常难”,然而他并不知道这究竟有多难。 尽管如此,阿波罗11号登月以及此后载人航天任务的成功均激发了各领域的太空探索者以同样的方式探索其他宇宙前哨。但对每一项新研究来说,到达火星和其他行星的旅程比预想的充满了更多风险。 从地球表面起飞并在另一颗行星着陆已经足够危险。然而,太空中的危险程度究竟有多大?《科学》杂志列举了火星和其他行星之旅中宇航员将面临的五大最严重威胁。

很多宇航员梦想去往新世界,但这样的旅程却充满了威胁生命的危险。图片来源:NASA

 

 宇宙辐射 

 

   通往另一个世界的途中,宇航员将会受到宇宙辐射的狂轰猛击:在空间中“嗖嗖”穿行的微小的高能原子碎片会损伤细胞和DNA。由于地球磁场的存在,地球人得以避免宇宙线的辐射,但是一名未经保护的飞往火星的宇航员仅单程就会受到0.3西弗特的辐射,这远低于8西弗特的致命辐射量或是1西弗特的致病辐射量,但研究人员认为这些辐射量(相当于24次X射线计算机断层成像的辐射量)足以对脑细胞和其他细胞造成无可逆转的损伤。 “在这一过程中,中枢神经系统是800磅的大猩猩。”加州大学尔湾分校辐射肿瘤学家 Charles Limoli说。在近日发表于《科学通报》的一项啮齿类动物研究中,Limoli表示宇宙射线会在通往其他行星的过程中对宇航员造成长期脑损伤,导致痴呆、记忆缺失、抑郁和决策能力下降等。“对于那些要花费两三年时间往返于火星与地球之间的宇航员来说,这并不是好消息。”他说。但这个问题或许可以得到解决。包括Limoli在内的若干研究团队正在研究一种药物,它可以保护细胞和DNA免受损伤。另外,其他人也在设法研制能够让所有射线转移方向的盾牌。

   如果你曾有过长途家庭旅行的经历,你可能会体验到一丝去往火星的滋味,只不过你老爹播放了太多ABBA乐队的歌曲,最终导致你逃离车厢。在长达1年无止无休的深空航行中,一次小口角对宇航员来说可能意味着生死。在今年发表的一项由NASA资助的长途太空飞行研究中,加州圣塔芭芭拉一家私人公司Anacapa Sciences的文化人类学家Jack Stuster写道,飞往国际空间站执行任务的宇航员的首个考虑就是与同行的人好好相处。他们的日记整体上是积极向上的,但也反映了这个特点。“我觉得我实在想离开这里。”一名宇航员写道,“在如此逼仄的空间内与人长时间地生活,即便是那些平常根本不会惹恼你的事情过一段时间之后也会惹恼你……这会让任何人发疯。”

 

  转载自:

 
   
 
   联系我们
©2013-2014. 中国航空学会制导、导航与控制分会. All rights reserved.